AI投资进入保守阶段,但未来AI在这些方面还是很有前景

时间:2019-11-14 来源: 国内新闻

创造者卡特彼勒2019.10.23我想分享

创造者卡特彼勒注:本文来自青科集团与投资界在“2019中国企业家武林大会”上组织的主题为《AI渗透下的行业武装》的圆桌讨论会。联创永轩首席执行官管理合伙人高宏庆、联想之星合伙人高天耀、徐策资本创始合伙人胡斌、联想集团副总裁联想风险投资合伙人宋春雨 昆仲资本的创始合伙人姚海波担任主持人。

据统计,截至2019年5月,中国共有1093家人工智能企业,其中78%成立于2012年后,专注于行业解决方案、机器人、企业服务和汽车行业 就投资频率而言,在2012年至2017年持续上升的背景下,2018年中国私募股权市场的人工智能投资频率有所下降。 2019年1月至5月的投资频率为2018年全年的23.7%,表明投资者对人工智能市场趋于理性,不再盲目跟随投资。

关于目前人工智能的投资,高天耀说人工智能近年来有了很大的发展。从天使投资的角度来看,即使它想激进,也没有客观条件。 他认为工业人工智能的登陆和整个人工智能的赋权实际上是微妙的发展,这是一个重要的特征。 然而,随着5G和一些基础设施的改进,人工智能仍然能够增强行业的能力。

胡斌还提到,与过去相比,他对人工智能的投资是保守的。现在,他更关心特定的支持人工智能的行业,应用程序在哪个场景中结束,以及人工智能在未来能给该行业带来多大的力量

关于人工智能是否会取代人的话题,高宏庆表示,人工智能可以在简单的逻辑动作中取代人,而在创造力和感性上不能取代人。

面对人工智能下一阶段的挑战,宋春雨提出了他最近考虑过的几个问题。 首先,人工智能越来越依赖计算能力,一些最新的算法也来自掌握计算能力的公司。第二,人工智能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第三,人工智能强调基于数据的培训、有效的业务闭环和数据闭环,这对人工智能企业的成长和发展至关重要。如果一个公司不能做到人工智能闭环,那就是一个伪人工智能。第四,人工智能的下一阶段是什么,包括认知、决策人工智能、人工智能和人机交互方面的突破,所有这些都有很好的前景。

联想集团副总裁兼联想风险合伙人宋春雨

人工智能投资进入保守阶段

姚海波:你目前对人工智能的投资是什么?它是激进的还是保守的?与此同时,你认为人工智能会涉及哪些领域,如自动驾驶等,包括零售业,它可能会有什么样的进步?

宋春雨:我们从整体上看待中国科技的发展。我们将其定义为智能互联网时代。当然,前一波被称为移动互联网时代。 在第二个方面,我们判断人工智能、包括5G和SMARTLOT在内的大数据是常见的使能技术,而不是单一技术。事实上,有几个方向共同推动和叠加了这个行业。整个技术被称为智能互联网。

目前,我们强调积极的策略,因为我们刚刚经历了最后一波移动互联网初创企业和行业浪潮,我们可能抱有很高的希望,包括最近看到优步等。 事实上,我们应该清楚地认识到,真正能够产生产业效益的产业并不多,主要是扶持互联网产业没有爆炸性增长的2B产业。我们应该有这种感觉。 因此,我们必须以独特的发展速度来判断。我们不能用最后一波来判断它一定像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在三到五年内,一个超过500亿美元的公司将成立,或者所有的行业都将启动。我认为这是不现实的。

最近,我在想一个问题。基于智能授权,包括人工智能,大多数行业能扮演什么样的颠覆角色?发展的新机遇是什么?许多新机遇会诞生吗?这是我们最近研究的一个话题。

高天耀:我们进行了早期投资,但事实上我们主要投资于首轮创业天使投资。 因为人工智能在最近几年经历了很大的发展,从天使投资的角度来看,即使我想激进,我也没有客观条件。这是一个非常真实的观点。

我认为工业人工智能的登陆和所谓的整个人工智能的授权实际上是微妙的发展。这是一个重要的特征,现在越来越清楚了 由于行业属性不同,适应性也不同。 前面强调了一个重要的逻辑和要点。事实上,这个行业有一个自然的发展过程,需要技术上的提升,需要找到一个平衡点。

所以我们也看到一些现象,有些领域不如预期的好。然而,我仍然认为,随着一些新的,特别是5G,以及一些更完善的基础设施的改进,整个人工智能行业的性能,包括授权,仍将实现。

这是我们的策略。我们过去投资低级技术,但现在我们投资人工智能的早期技术能力。

姚海波:我们目前的策略是什么,激进还是保守?

胡斌:相对来说,现在是保守的,过去是激进的。 因为我们都来自互联网,坦率地说,我们对基本层技术和技术层知之甚少。我们更善于理解应用程序方面,无论是2B还是2C,或者s 2B还是2C。 无论如何,我们更关心的是特定的人工智能支持的行业在应用方面的情况,以及艾龙如何在未来支持该行业

简而言之,我当时讲的故事和HKUST荀妃没什么不同。回想起来,当时也有一些机会。 此时,从宏观角度来看,整个首都实际上非常冷,人工智能行业也非常冷,但我认为当5G到来时,每个人都可以更具体地思考在应用层做什么。 最直接的例子是标题,他正在做一个非常传统的互联网业务,但是有了算法和大数据模型,它在很短的时间内逆转,这是2C领域的一个非常经典的例子。

高宏清:当我们寻找许多人工智能应用的场景时,我们发现市场上有太多的虚假人工智能业务,所以在我看来,很多都不是人工智能。 我认为整个人工智能已经崩溃了。最重要的是这两点。当我进行投资时,我会问这两个问题。首先,你如何降低成本和提高效率?这是常识 第二,你们产品的具体着陆能力是什么?这是最重要的事情

许多人说2018年和2019年是人工智能的冬天,或者这两年泡沫太严重了。我想每个人都会问它需要多少年才能问世?因为我们是一个经历了几个周期的组织,我们心里非常清楚人工智能在这段时间里只受到一些坏人的偏见,好坏参半。 未来,我认为人工智能有很多机会赋予服务业、制造业、医疗服务甚至很多地方权力。

当然,我发现在这样一个热门而激动人心的行业中,回报率最终并不高。 主人问我们是激进还是保守。事实上,没有激进或保守,也没有人鞭策我去投票。似乎我会不投票就离开这个时代。

我看到一段话,现在人脸识别行业的寡头们已经出来了。未来的投资会有终点吗,像农业保险,会有更多的机会。只要方向正确,即使道路是曲折的,越多的人陷入困境,人工智能在未来就会越好。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趋势 徐策资本的创始合伙人

胡斌

人工智能的发展,仍然需要时间和耐心

姚海波:现在大家都在谈论登陆。今天仍然有自主控制。在人工智能和自主控制领域,例如5G和芯片,你有什么布局,你如何看待它,在这个方向有什么机遇和挑战?

胡斌:简单地说,我们不做薯条。 5G有一些新的机会,比如民用,或者虚拟现实的一些新变化,因为它可以让你摆脱头盔。 这是5G,可能会带来一些新的机会。我们会看看这些。

宋春雨:联想认为5G和人工智能应该在国内被取代,或者我们应该称它们能够引导全球技术创新和产品创新。我们的判断是,只要有机会,我们就会向人工智能的方向迈进。

此外,无人驾驶是中国的一项内部声明。这件事仍然相对狭窄。事实上,我们应该在产业全球化的大背景下看待分工。替代也取决于选择什么样的机会。这并不是说所有的芯片都应该由他们自己制造或者结合中国的工业优势。

中国有几个产业优势,例如为什么5G、世界手机数量和中国的重叠优势很快就会出现。这些中国企业和中国产业链的上下游可以进行深度垂直整合。无论是技术升级还是成本降低,重叠都将非常快,比外国企业的合作快得多。

其次,这与4G和3G完全不同 你看,世界上第一部5G手机在中国,而不是在美国、韩国或日本。这是全球产业链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趋势。联想将投资并部署5G终端芯片。 我认为每个人都在看中国的人工智能电视,实际上在其他国家很难获得这些数据,这对中国空的人工智能科学家来说也非常好 二是人工智能与工业的结合。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代表,没有获得数据,在这一行业发展不佳。这也是中国人工智能发展的独特优势。目前,5G应该被视为人工智能的一个更好的机会,而其他的并不完全被视为一个新的选择。

联创永轩首席执行官兼管理合伙人高宏庆

姚海波:我们的观点是2B可能会走得比2C更快,尤其是在5G+人工智能的方向 我们已经讨论了这么多,你今天最大的困难是什么,或者在这个过程中有什么最大的惊喜?

高宏庆:事实上,我们公司更早涉足人工智能领域,尤其是无人驾驶。我们与哈尔滨工业大学有很多合作,包括航空航天空 我认为这个行业还需要一些时间。 当我刚投资的时候,我想我会很快起床,赚很多钱。现在我仍然需要耐心。

其次,我认为从这个行业的角度来看,可能会有一个惊喜。5G奖金来了。我们给人工智能增加了一些视野,并可能在过程设计上投资一点。

高天耀:我觉得还是有一些惊喜 我们发现了一个现象,你喜欢大公司,联想,华为等等。他们的收入是全球性的,海外收入的比例非常高。 5G到来后,未来可能会有这样一种趋势,即使是初创企业也可以去海外做一些生意,这有其内在的原因。 整个科技范畴的创新和应用必须在国内走在世界前列,美国对此打击非常准确。 一个5G,一个人工智能,中国在这个问题上似乎领先于他,所以美国后来压制了它。 在中国,我认为初创企业应该有能力解决问题,所以我们认为,随着我们的不断积累,可能会有一些不同于以往道路的可能性。

胡斌:我想提一个难题。在过去的一年里,整个资本市场的投资大幅下降,迟早会传导到一级市场。 特别是,我要提醒你,在未来一段时间里,所谓的困难将会很长。不管你的技术是什么,你的行业在哪里应用,不管你是否真的能取得扎实的进步,即使它很小,你也必须获得丰厚的利润。对公司来说,生存非常非常重要。

宋春雨:我们最近还考虑了几个关于人工智能下一阶段挑战的问题

首先,人工智能越来越依赖于计算

如果你看看一些最新的算法,它们不是来自学院和大学,而是来自像微软和谷歌这样已经掌握了计算能力的公司,包括知道自动驾驶仪现在是最好的,而且是自己做的公司。 如果我们长时间进化,人工智能实际上将拥有非常强大的核心计算能力。 众所周知,自然语言理解意味着自然语言处理程序自己的技术已经多年没有突破了。最新的模式是谷歌的优化。事实上,自然语言处理的诞生需要非常强大的计算能力来支持它。当然,没有计算能力,你的算法是无用的。这是一回事。

第二,我们在思考人工智能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或者有限制

就像我们谈到自动驾驶仪一样,真正的L4和L5能提高吗 人工智能在自动驾驶仪中做什么?人们很容易开车去学校。每个人都有可能在一周内启动自动变速装置。如果他们熟悉交通规则,他们就可以开始开车了。然而,如果你让人工智能开车,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花了100亿美元,仍然不能自己开车。 从投资者的角度来看,这仍然是一个很有启发性的行业。

第三,对于人工智能初创企业来说,尤其是他也有自己的发展规律,因为他的核心是2B的发展,他自己的财务控制,尤其是他的人工智能设计的产品,和行业的真正结合,是否能解决行业的根本问题,以及商业模式能否形成一个大的闭环 事实上,人工智能强调依靠数据进行培训、有效的业务闭环和数据闭环,这些对人工智能企业的成长和发展至关重要。如果一个公司不能做到人工智能闭环,我认为这是一个伪人工智能,这是关键的建议。

第四,人工智能的下一阶段是什么 我们看过去五年,人工智能在感知方面让我们吃惊,主要是以视觉为切入点,但我们认为人工智能远不止是计算机视觉。事实上,人工智能的下一阶段包括认知、决策人工智能、人工智能和人机交互的整体突破,我们认为这些都有很好的前景。 再往前一点,仍然有许多通用公司,但我们也在对这个行业的发展演变进行行业研究,这是我们最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联想明星合伙人高天耀

人工智能会取代人吗?

姚海波:最后一个问题,人工智能会取代人吗?我想让答案更有趣一点。 它会取代你吗?

高宏庆:我以前在中央电视台录过一个节目。这个项目包括所谓的烹饪机器人和人工智能。一部分是让我在烹饪方面与机器人竞争。我说我一点问题都没有。 我说我做的食物有温度,我做的食物有灵魂,在《大长今》有一段话。做饭的人有温暖,吃东西的人可以被感动。 人工智能能代替人吗?我认为它可以用简单和合乎逻辑的行动来代替,但不能用创造力和感性来代替。

也提醒一些企业人工智能不是一切。如果一个企业管理不善,你想用人工智能让公司起死回生,这是不可能的。 人工智能不仅仅是一种技术。我认为人工智能在公司的技术部门更受认可。它如何与市场、销售甚至人力资源相结合?所以人工智能不是一切 我认为人工智能不能完全取代人类。就像烹饪一样,烹饪是如此标准化以至于不好吃。

高天耀:我说我们在一些行业的观察经常是没有办法的。在一些地方,有一些工作联系,老板真的找不到任何人。真的没有办法。这种替换发生了,除了安装设备别无选择。 另一边的技术特别好,你能怎么办,效率提高了很多,往往是无法替代的 回到观点上,甲方可以被动、主动或随时间更换。

胡斌:我们害怕什么,为什么我们害怕被取代?事实上,我感觉很好。你害怕你的人会取代你吗?你所做的可以由你的员工来做,甚至比你所做的更好。 你认为当首席执行官应该快乐还是不快乐?在大多数情况下,我感觉很开心,因为你可以跳出现在的位置,做其他事情。 如果有人比你做得更好,你应该开心,作为股东你也可以开心。 我认为人工智能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取代你目前的工作,这只会让你做得更开心。我对此事总是乐观的。

宋春雨:人工智能与人的关系对我来说很有趣 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科学技术的发展只有几年的历史,世界已经从第二次工业革命变成了现在的100年。如果我们说人工智能在10,000年后会是什么样子,这一点真的很难想象。 这是第一次

第二个事实是人工智能在许多地方已经超越了人,例如,计算机视觉绝对超越了人,人工智能在重复性工作的许多方面已经超越了人。 现在我认为核心问题是,在下一阶段,人工智能可以通过推理推断出决策,并像人类一样在认知水平上思考。

就个人而言,我也是机器人的粉丝。从投资者的角度来看,我喜欢机器人,原因之一是我认为它肯定会变得越来越聪明。 例如,一个清扫机器人,你认为它不能清扫干净,但是经过反复,它实际上清扫得越来越干净,然后你会变得越来越懒。

另外一个视角,对孩子的成也长很重要,我们原来碰计算机的时间很晚,像我大概是上高中才用,现在我的宝宝从两岁开始学编程,人也是在进化的,我认为未来人也会越来越进化。他们这一代长大以后,受到高等教育以后再去研究这个东西,可能会有新的思路。真的一万年以后AI会进化成什么样,到底和人是什么样的关系,我感觉还是挺正向的,会挺接近人的。

以上创客猫现场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

创客猫

创业现场第一媒体

收藏举报投诉

创客猫注:本文来源于由清科集团、投资界主办的“2019中国创业武林大会”上,联创永宣CEO管理合伙人高洪庆、联想之星合伙人高天、策资本创始合伙人胡斌、联想集团副总裁联想创投合伙人宋春雨围绕 《AI渗透下的行业武装》 主题展开的圆桌讨论。昆仲资本创始合伙人姚海波担任主持人。

根据数据统计,截止2019年5月,中国人工智能企业共计1093家,其中78%的企业成立于2012年以后,集中在行业解决方案、机器人、企业服务和汽车行业。投资频数方面,在2012-2017年持续走高的背景下,2018年中国私募市场中的人工智能投资频数有所回落。2019年1-5月的投资频数是2018年全年的23.7%,表明投资人对于人工智能市场趋于理性,不再是盲目跟投。

对于目前AI的投资,高天表示,AI这几年经过了极大的发展,从天使投资角度来说,就算是想激进,也不具备客观条件。他认为产业AI的落地,整个AI的赋能,其实是在潜移默化的发展,这是重要的特点。而随着5G和一些基础设施的完善,AI对行业的赋能还是会达到的。

胡斌也提到,现在对AI的投资相比过去是保守的,现在他更在乎应用端具体哪个场景下AI赋能的产业,未来AI可以赋能产业长多大。

对于AI是否会取代人的话题,高洪庆表示,在简单逻辑性的动作方面可以替代,在创意性和感性方面AI是不可以替代人的。

面对AI下一阶段的挑战,宋春雨提出他最近思考的几个问题。第一是现在AI越来越依靠算力,一些最新的算法也都是来自掌握算力的公司;第二,什么事AI能做,什么事AI不能做;第三,AI强调依靠数据进行训练,有效的商业闭环和数据闭环,对一家AI企业成长发展是至关重要的,如果做不到AI闭环的公司那就是伪AI;第四,AI的下一阶段是什么,包括认知、决策类型的AI、AI和人机交互整个的突破,这些方面都有非常好的前景。

联想集团副总裁、联想创投合伙人 宋春雨

AI投资进入保守阶段

姚海波:各位目前在AI领域的投资是什么概念?是激进的还是保守的?同时已经投资的这些产业,您认为AI会介入什么领域,比如说自动驾驶等等,包括零售产业,大概是一个什么样的进展方式?

宋春雨:我们对整个大的中国科技发展这么看,我们定义为智能互联网时代,当然前一个浪潮叫移动互联网时代。第二个方面我们判断是以人工智能、大数据包括5G还有SMARTLOT这些技术共同赋能,并不是单一的技术,实际上是几个方向共同赋能叠加这个产业的,整个叫智能互联网。

目前来说我们正在强调积极的策略,因为刚刚经历上一波移动互联网的创业还有产业浪潮,大家可能会寄予很高的厚望,包括最近大家看到Uber等等。实际上大家应该清晰认识到这个产业真正能产生出产业效益的并不是那么多,主要是赋能2B行业,2B行业没有互联网行业的爆发式增长,这一点大家对它要有一个意识。所以要用独特的发展节奏来判断,不能用上一个浪潮判断说一定像移动互联网发展,三五年就能出一个500亿美金以上的公司,或者各个行业全都赋能,我觉得这个也不现实。

最近在思考一个问题,基于智慧赋能包括AI,大部分的行业能起到怎样的颠覆性的作用,这里面发展新机会是什么,会不会诞生很多新的机会?这个是我们最近研究比较多的一个话题。

高天:我们做早期投资,其实主要投在创业第一轮--天使轮。因为AI这几年经过了极大的发展,我从天使投资角度来说,就算是想激进,也不具备客观条件,这是很实在的一个看法。

我认为产业AI的落地,整个AI的所谓赋能,其实是在潜移默化的发展,这是重要的特点,现在越来越明确了。因为行业属性的不同,适应性也不同。这里面有一个重要的逻辑,还有之前强调的一个重要点,行业里实际上有一个自然的发展过程,需要技术推动,需要找到一个平衡点。

所以我们也看到一些现象,也有一些领域落地其实不如预期那么好,但是大的趋势我仍然认为随着一些新的,特别是5G,以及一些更完善的基础设施的提升,整个AI对于行业的效能提升,包括赋能还是会到达。

我们的策略是这样,以前我们投的都是底层技术,现在我们投的是AI早期技术能力。

姚海波:咱们在当下是怎样的策略,激进还是保守?

胡斌:相对来说现在是保守的,过去是激进的。因为我们都是互联网出身,坦白说对基础层的技术,还有技术层都了解比较少,我们更擅长更容易理解的是应用端,无论这个应用端是2B还是2C的,还有现在S2B、2C。无论什么,我们更在乎应用端具体哪个场景下AI具体赋能的产业,未来AI可以赋能产业长多大。

简单来说,当时投2B的故事,我觉得跟科大讯飞没什么区别,回过头看当时也有一定的偶然性。现在这个时间点从宏观上看,整个资本其实很冷,具体到AI这个行业也是很冷,但是我觉得恰恰5G来的时候,大家更能具体去思考,在应用层产生什么作为。最直接的例子就是头条,他做的是一个很传统的互联网生意,但是用算法和大数据的模式,在很短的时间内发生反转,这就是2C领域很经典的例子。

高洪庆:我们在找很多AI应用的场景的时候发现市场上有太多的披着AI外衣的伪AI商业,所以在我看来很多不是AI。我认为现在整个AI有一些落地,最重要的还是这两点,我做投资的时候会问这两个问题,第一,你究竟怎么降本增效?这是常识。第二个,你这个产品商业化的落地能力具体是多少?这个是最关键的。

很多人说2018、2019年是AI的冬天,或者这两年泡沫化太严重,我觉得大家都会问几年之内才会走出来?因为我们是经历过几次周期的机构,我们心里很清楚,AI仅仅是这段时间被一些坏蛋带偏了,才会良莠不齐。未来,无论是AI赋能服务业,赋能制造业,赋能医疗,甚至赋能很多地方,我觉得都是有很多机会的。

当然我发现,这么风风火火、如火如荼的一个行业,其实到最后的回报率并不高。主持人问我们是激进还是保守,其实这里面没有激进还是保守,也没有人抽着鞭子让我一定要投,好像不投就脱离这个时代。

我看到一段话,现在人脸识别这个行业的寡头都已经出来了,投资将来能不能出现一个终点式的,像农业保险就会有更多的机会,大家越是在低迷的时候,只要方向是对的,哪怕道路是曲折的,AI将来也一定会好,这是一种必然的趋势。

策资本创始合伙人 胡斌

AI的发展还需要时间,需要耐心

姚海波:现在大家都在谈落地,今天还有一个自主可控,在AI和自主可控这个领域,比如说5G、芯片,各位有没有布局,怎么看待,现在在这个方向上有怎样的机会和挑战?

胡斌:简单说芯片我们不会做。5G有看一些新的机会,比如说民用性,或者一些VR诞生的新变化,因为它可能会让你把头盔甩掉。这是5G可能带来一些新的机会,我们会看这些。

宋春雨:我们联想认为5G和AI在国产化替代也好,还是我们叫做能够在全球技术创新和产品创意上有引导也好,有机会我们会跨进AI这个方向,这是我们的判断。

另外无人化是中国内部一个说法,这个事还是比较狭义的,实际上我们还是应该从整个产业全球化大背景分工来看,替代也要看选择什么样的机会,不是说所有的芯片都要自己做,还是要结合中国的产业优势。

中国有几个产业优势,比如说为什么是5G,可能全世界手机的量,很快中国的叠加优势会到来,这些中国企业和中国的产业链上下游能进行深度垂直整合,无论是工艺提升性,还是成本降低,都会叠加非常快,比一个国外的企业合作肯定要快很多。

第二个,这跟4G和3G的情况完全不一样。你看全球第一台5G手机在中国,不在美国、韩国、日本,这是全球产业链很重要的趋势,我们联想会在5G终端侧芯片进行投资和布局。我觉得AI电视,大家看中国,这些数据的获得,实际上在其他国家非常难的,这也对中国的AI科学家有很好的发展空间。另外就是这个AI和行业的结合,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代表,在这个行业内你拿不到数据也发展不好,这个也是中国AI发展比较独特的优势,目前应该把5G作为AI比较好的机会,其他的并不完全认为是新的替代。

联创永宣CEO、管理合伙人高洪庆

姚海波:我们的观点是2B可能会比2C尤其在5G+AI的这个方向走得更快。我们讨论了这么多,今天你遇到最大的困难是什么,或者这个过程中有没有什么最大的惊喜?

高洪庆:其实我们公司对AI领域介入比较早,特别是无人驾驶,我们跟哈工大合作非常多,包括航天航空领域也都有一些布局。我认为这个行业还是需要一些时间。以前刚刚投资的时候,以为很快就能起来,能赚很多钱,现在来看还是需要耐心。

第二,我觉得站在行业角度可能会有一个惊喜,5G红利已经来了,我们在AI加一些视觉,在工艺设计上可能会投一点。

高天:我觉得还是有一些惊喜。我们发现一个现象,你看中国大的公司,联想、华为等,收入都是全球化的,海外收入占比很高。5G来了后,未来可能有这样的一个趋势,即使是初创企业也可以去海外做一些业务,这有他们内在的原因。整个科技类的创新应用,国内肯定走在世界前列,美国打压得非常准。一个5G一个AI,这件事中国看似比他领先,所以后来美国就打压。在国内我觉得创业公司是要有解决问题的能力,所以我们觉得,伴随着我们不断的积累,后面可能会有一些跟以前路径不太一样的可能性存在。

胡斌:我提一个困难,从过去一年来看整个资本市场投资在大幅度下降,肯定会传导到一级市场,或早或晚。特别想提醒,所谓的困难在未来一段时间内都是很长的,不管你的技术怎样,你的行业应用在哪个点,你是否能真的做扎实,哪怕一个小点,你都要把利润做大,公司存活下去都是非常非常关键的。

宋春雨:对于AI下一阶段的挑战,我们最近也思考了几个问题。

第一,AI目前越来越依靠算力。

大家如果看现在最新的一些算法,都不是来自高校,都是来自掌握算力的像微软、谷歌这样的公司,包括大家知道自动驾驶现在做得最好的一家公司,自己也在做算力。如果我们比较长时间演进的话,实际上AI会掌握核心算力非常强。大家知道自然语言理解,就是NLP本身技术很多年没有突破了,最新的一个模型是谷歌进行优化,实际上在它上面诞生是需要靠非常强大的算力支撑才能做到的,当然没有算力你的算法也没有用,这是一件事。

第二,我们在思考什么事AI能做,什么事AI不能做,或者有限制的。

像我们谈到的自动驾驶,真正L4级的,L5级的增加到底能否做到。自动驾驶里面AI在做什么事呢?人实际上学开车是很容易的,可能自动挡大家一个星期就能开了,熟悉熟悉交规就能开了;但是你让AI开车,有的已经砸进去100亿美金了,还是不能自己开。从投资人视角来看这对行业还是比较有启发的。

第三,对于AI创业公司,尤其他也有自己发展规律,因为他的核心是2B的发展,自己对于财务的管控,尤其是自己AI设计的产品,和行业真正的结合,到底能否解决行业本质性的问题,而且商业模式能形成一个大的闭环。实际上AI强调依靠数据进行训练,有效的商业闭环和数据闭环,对一家AI企业成长发展是至关重要的,如果做不到AI闭环的公司我认为是伪AI,这一点是关键的建议。

第四,AI的下一阶段是什么。我们看过去五年,AI让我们比较惊喜的地方是在感知这方面,主要是以视觉为突破点,但是我们认为人工智能远不止计算机视觉,实际上AI下一阶段包括认知、决策类型的AI、AI和人机交互整个的突破,这些方面我们觉得都有非常好的前景。稍微远一点,像通用型的公司还是比较多,但是像阶段性发展的演进机会,我们现在也在做行业研究,到底对行业发展是怎样的演进,这个也是我们最近在思考的。

联想之星合伙人高天

AI会不会取代人?

姚海波:最后一个问题,AI会不会取代人?我希望回答的有趣一点。会不会取代你(做投资)?

高洪庆:我之前在央视录一档节目,节目里面是所谓的炒菜机器人还有AI,有一part是让我跟机器人之间比赛做菜,我说我根本没有问题。我说我做的菜有温度,我做的菜有灵魂, 《大长今》 里有一段话,做菜的人心怀温情,吃菜的人才能感动。AI能不能替代人?我觉得在简单逻辑性的动作方面可以替代,在创意性和感性方面是不可以替代的。

也提醒一些企业,AI不是万能的,如果一家企业管理很烂,你希望利用一个AI就能让公司起死回生,这是不可能的。AI不仅仅是一个技术,我觉得AI在公司技术部是比较受认可的,那怎样跟市场,跟销售,甚至跟HR做一些结合呢?所以AI不是万能的。我觉得AI不可能完全替代人类,就跟做菜一样,做的都是那么标准化就不好吃了。

高天:我说我们一些产业里的观察,往往是那种没有办法的,有些地方有些工作环节,老板真的找不人了,真的没有办法,这个替代就发生了,没办法就只能上设备了。另外一侧这个技术特别牛,能把你怎么怎么着,效率提高很多,往往那样的替代不了。回到观点来说,就是被动的在甲方看来替代是有可能的,主动的还是需要时间。

胡斌:我们害怕什么,我们为什么怕被取代呢?其实我觉得还好,你害怕不害怕你的手下取代你?你做的事情你的手下也能做,甚至比你做得还好。你觉得作为一个CEO是应该高兴还是不高兴?我觉得绝大情况下还是高兴的,因为你可以跳出你现在的职务做一些其他的事情。如果有人做董事长比你做得更好,你应该高兴,你可以开心做股东。我觉得很长时间之内,AI取代你现在的工作,只可能让你做一个更高兴的工作,我对这件事始终偏乐观。

宋春雨:AI和人的关系,我觉得挺有趣的。从我个人来说,你看科技的发展才多少年,从第二次工业革命到现在一百年世界已经变成这样了,如果我们说AI一万年之后会是什么样,真的很难以想象这方面。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实际上AI在很多地方已经超过人了,比如说计算机视觉绝对是超过人了,像AI对于重复性劳动的很多方面也已经超过人了。现在我觉得核心问题是下一阶段在认知的层面上能让AI因为推理演绎决策,像人一样思考。

我个人也是机器人的粉丝,从投资人的视角来讲,喜欢机器人,一个原因是我觉得它肯定会越来越聪明。比如说扫地机器人,你觉得它扫不干净,但经过迭代后实际上它扫得越来越干净,那你就会越来越懒。

另外一个视角,对孩子的成也长很重要,我们原来碰计算机的时间很晚,像我大概是上高中才用,现在我的宝宝从两岁开始学编程,人也是在进化的,我认为未来人也会越来越进化。他们这一代长大以后,受到高等教育以后再去研究这个东西,可能会有新的思路。真的一万年以后AI会进化成什么样,到底和人是什么样的关系,我感觉还是挺正向的,会挺接近人的。

以上创客猫现场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

创客猫

创业现场第一媒体

  • 617325934
  • 新闻排行
    1.   苏宁作为国内最大的电商平台之一,每年的特色购物活动都会吸引消费者们的热切关注。而每年的8月份也是?

        苏宁作为国内最大的电商平台之一,每年的特色购物活动都会吸引消费者们的热切关注。而每年的8月份也是?...

    2. 我终于在等你了!整个道路的第8条车道在广宇高速公路的尽头!近年来,由于地铁21号线的建设,广汕公路的路?

      我终于在等你了!整个道路的第8条车道在广宇高速公路的尽头!近年来,由于地铁21号线的建设,广汕公路的路?...

    3. 原创多彩云南资讯2011.3.80我想分享多彩的云南,昆明,8月30日,多彩的云南评论,简南君近日,云南省丽江市

      原创多彩云南资讯2011.3.80我想分享多彩的云南,昆明,8月30日,多彩的云南评论,简南君近日,云南省丽江市...

    4. 2019-09-1722:12:19ChinaFitHealth小王是卡车司机。不幸的是,他在长途运输中卷入了一场车祸。幸运的是,由

      2019-09-1722:12:19ChinaFitHealth小王是卡车司机。不幸的是,他在长途运输中卷入了一场车祸。幸运的是,由...

    5. 由于于梦瑶是由何玉君成功提出的,所以他很少再出现在镜头前。最近的事件是几个月前,甚至机场也很少出现。

      由于于梦瑶是由何玉君成功提出的,所以他很少再出现在镜头前。最近的事件是几个月前,甚至机场也很少出现。...

    6. 在新西兰学习后,申请奖学金是很正常的事情。在您逗留新西兰期间,新西兰政府,教育机构和慈善组织会为国际

      在新西兰学习后,申请奖学金是很正常的事情。在您逗留新西兰期间,新西兰政府,教育机构和慈善组织会为国际...

    7.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杨伟民:应认真对待空间治理“太空治理”的概念并不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杨伟民:应认真对待空间治理“太空治理”的概念并不...

    8.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杨伟民:应认真对待空间治理“太空治理”的概念并不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杨伟民:应认真对待空间治理“太空治理”的概念并不...

    9. ?110x177831x177831明星作为公众人物,他们的外表也众所周知,中国人口如此之大,肯定会有高度相似的人,除了他们的兄弟姐妹或兄弟,也可能面临陌生人。还有一些人碰到了明星,就像每个人都熟悉的

      ?110x177831x177831明星作为公众人物,他们的外表也众所周知,中国人口如此之大,肯定会有高度相似的人,除了他们的兄弟姐妹或兄弟,也可能面临陌生人。还有一些人碰到了明星,就像每个人都熟悉的...

    10. 原石机2019.7.16我想分享今年上半年结束后,主要手机制造商的旗舰机器将在下半年陆续上市。我认为今年下半?

      原石机2019.7.16我想分享今年上半年结束后,主要手机制造商的旗舰机器将在下半年陆续上市。我认为今年下半?...

    友情链接